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Rob小說 > 仙俠玄幻 > 李初晨孫欣欣 > 第2495章 機場服務

李初晨孫欣欣 第2495章 機場服務

作者:獄神殿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16 17:12:57 來源:要看書

周奎一邊道歉,一邊扇自己耳光,想以此博取影子的同情心。

影子隻是冷眼看著。

在來這裡之前,影子就已經做出決定。

任何對薑家不利,尤其還是對薑妍不利的人,必將付出生命的代價。

對待敵人,影子從來不會心軟,更不會手軟。

周奎雖然一直在認錯和道歉,但認錯和道歉能有什麼用呢?

今晚,如果不是獄神大人及時從九江趕來天海,趕來薑家。

那麼,被滅的,可就不止薑家了。

影子的妻子,薑妍也會受到極大的侮辱,身為她丈夫,影子也難逃一死。

而造成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除了夏三郎和林芝萍之外,就是周奎了。

夏三郎和林芝萍都已經上了西天,就差周奎。

影子的計劃,是解決掉這三個人,然後再把董允也殺了。

讓他們去陰曹地府狼狽為奸去。

周奎深知獄神殿的人嫉惡如仇,他知道自己如果不能求得影子大人的原諒,他就真的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所以,看到影子大人冇有絲毫動容,周奎又加大力氣,使勁抽自己的臉。

周奎很快就把自己的臉蛋打得腫了起來,像個豬頭一樣。

可是,周奎卻不敢停下。

影子還冇有原諒他,周奎就不敢停下來。

直到把自己打得暈頭轉向,打得整張臉都麻木毫無知覺了。

但周奎還是冇有等來影子的原諒。

周奎實在是撐不住了,他停下來,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看著影子。

“影子大人,求,求你原諒我吧,我感覺我快要死了!”

“嗯,你的感覺是對的,你,馬上就會死。”影子最終還是冇有改變主意。

話音剛落,影子就把手裡的鐵扇甩出去。

鐵扇旋轉著飛向周奎。

周奎瞬間瞪大眼睛。

他看著飛來的鐵扇,想要躲閃,但根本來不及。

隻聽“嗤”的一聲響。

鐵扇從周奎的脖子劃過,留下一道血痕。

血痕逐漸擴散,很快,鮮血就從傷口濺射出來,猶如噴泉一般。

與此同時,飛旋的鐵扇正好回到影子手中。

隻見鐵扇上麵乾淨無比,冇有一絲血跡,影子隨手一收,就把鐵扇收進懷裡。

緊接著,他身影一閃,又從窗戶翻了出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三個想要對付薑家的傢夥,已經全部除掉。

夏家的資產也已經納入影子的名下。

至於林芝萍,她的財產不多,影子看不上,也就懶得去折騰了。

而周家在董允的幫助下,都已經晉升為天海第二大家族。

周家最近這段時間瘋狂斂財,積累了大量財富。

影子對周家倒是有些興趣。

不過,周家的資產,比較分散。

有些股權不再周奎手裡,影子再想用一塊錢,從周奎手裡,買下週家的資產,這不太可能。

所以,影子乾脆也冇在周奎身上浪費時間,直接把他解決掉。

至於周家的資產,接下來,白澤會配合薑家采取行動,用最低的代價收購周家的所有資產。

吃下夏家和周家的所有資產,薑家將會穩坐天海第一大家族的寶座。

以後,就冇有任何人能夠動搖薑家在天海的地位了。

影子很快就回到薑家。

在薑家大門前,影子正好碰到歸來的李初晨。

“大人,您去哪兒了?”影子一臉好奇地看著李初晨。

“全能天團纔是最大的禍害,我在薑家閒著冇事做,就出去逛了逛,順便把全能天團的餘孽解決了。”

李初晨輕描淡寫的說道。

影子正要說點什麼,可就在這時,他兜裡的手機響個不停。

影子隻能把到了嘴邊的話吞下去,先接通這個電話。

因為,電話是薑妍打來的。

薑妍和薑家的幾個年輕人,陪著薑天去了醫院。

她這時候打來電話,影子擔心是醫院那邊出了事情。

電話接通之後。

影子餵了一聲,但他聽到的,卻不是薑妍的聲音,而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影子是吧?薑妍在我們手裡,我知道你挺厲害的,不過,你如果不想看見薑妍死在我們手裡,就把團長放了。”

“否則,我們就不是殺了薑妍這麼簡單,還會把她輪了。”

影子聽到對方說的話,滿腔怒火瞬間就被點燃。

薑妍是他妻子。

對方竟然想要侮辱他的妻子。

影子咬著牙說道:“你們要是敢動薑妍一根毫毛,我發誓,一定誅你們九族。”

“你妻子薑妍長得真漂亮,我們也不忍心對這麼漂亮的女人下毒手。”

“聽著,影子,你不用威脅我們,也彆想嚇唬我們。”

“薑妍在我們手裡。”

“隻要你按照我們說的去做,把團長放了,我們自然不會傷害你妻子。”

“好,我可以答應你們的要求,但是,我要看見我妻子安全了,我才能放了你們的團長。”

“行,我們就在醫院附近的爛尾樓等你,記住,一個人來,不要耍花樣。否則,你的妻子會被我們殺死。”

對方說完直接掛斷電話。

影子氣得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

薑妍在他們手上,他現在很被動,隻能按照對方說的去做。

“影子,彆擔心,薑妍她會冇事的。”

李初晨已經從電話裡聽到對方說的那些話,他拍了拍影子的肩膀安慰了一句。

“大人,我得去就薑妍,我不能讓她受到一點點的傷害。”

影子咬著牙說道,“那些混蛋,竟敢用薑妍做人質,等我救出薑妍,一定要將他們碎屍萬段。”

“那是必須的。”

李初晨拍了拍影子的肩膀,繼續安慰道,“我先去現場看看,你把董允帶上。”

“相信我,薑妍她一定不會有事的。”

“大人,一切拜托您了!”影子知道獄神大人實力強大無比。

有獄神大人幫忙,確實有很大概率可以救出薑妍。

但因為薑妍是他最最關心的人,正所謂關心則亂,就是這個道理。

儘管有獄神大人幫忙,影子也不能徹底放下心來,他還是很緊張。

李初晨拍了拍影子的肩膀,鼓勵他一番後就率先離開。

挾持薑妍的人,已經把他們的位置告訴影子,李初晨也聽到了。

出發的時候,李初晨順手給白澤打了個電話,讓白澤動用衛星掃描找出薑妍所在位置。

找人這種事,對白澤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隻用了幾分鐘時間,白澤就把位置資訊發送到李初晨的手機上。

除了位置資訊之外。

白澤還給李初晨發來爛尾樓的建築平麵圖,爛尾樓的構造一目瞭然。

甚至,白澤運用衛星監拍,還拍到挾持薑妍的那夥人現在就在爛尾樓的天台上。

他們正忙著把薑妍懸吊在天台外麵。

等影子來了,他們就能以此要挾影子,讓影子放了他們的團長董允。

爛尾樓高有十幾層,普通人從上麵摔下來,確實九死一生。

不過,這樣的高度,對李初晨來說,卻不是很高。

他覺得拯救薑妍的難度不會很大。

李初晨火速趕到爛尾樓附近,因為他的速度快,挾持薑妍的那夥人,雖然一直在警覺地盯著四周。

可惜他們還是冇有發現李初晨。

李初晨藏在一處齊腰的雜草後麵,他拿出手機,打開手機的攝像頭,將鏡頭對著爛尾樓的天台。

李初晨這台手機配置有長焦攝像頭,最大可以變焦到五十倍。

李初晨躲在這裡,利用這台手機的攝像頭,能清楚地看見天台上麵的情況。

李初晨冇有輕舉妄動,畢竟,薑妍的性命掌握在對方手上。

李初晨就想看看薑妍現在的處境怎樣?

但不看不知道,一看,李初晨就皺起了眉頭。

隻見天台上的那夥人,不僅把薑妍懸吊在天台外麵,甚至還在薑妍身上捆綁了大量的炸藥。

這些炸藥會給救援增加難度,甚至,一不小心,李初晨也可能會被炸傷。

“看樣子,必須想個萬全之策才行了!”

李初晨在心裡尋思了一陣,就決定繼續前進,再靠近一點。

然後他就可以利用手機的長焦距攝像頭,仔細觀察薑妍身上的炸彈。

如果能夠提前找到拆彈的方法,等會實施救援的時候,就會輕鬆很多。

救援成功的概率也會加倍提高。

不過,隔著螢幕,想要找到拆除炸藥的方法,這可冇有那麼容易。

因為捆綁在薑妍身上的炸藥,隻有部分展示在李初晨眼前。

隔空觀察,有些東西被擋住,又不能伸手去撥開,這影響非常大。

李初晨還冇有找到拆除炸藥的方法,就聽見一陣汽車的轟鳴聲。

是影子帶著董允趕來了。

影子直接把汽車開到爛尾樓下。

李初晨則是趁機在夜色下飛奔,悄悄潛入爛尾樓之中。

爛尾樓最下麵一層就有不少人在把風,不過,李初晨早就發現這些人。

在把風的人還冇有發現他之前,李初晨縱身一躍,已經跳到爛尾樓的二樓處。

樓下各個地方都有人把風,但到了爛尾樓的二樓,就隻有一兩個人在巡邏。

可能他們人手本來就不多,也可能是因為他們認為一樓有人把守就行。

李初晨順利繞開巡邏的兩個人的視線,輕輕鬆鬆就來到爛尾樓的三樓處。

三樓這裡,就連巡邏的人都冇有了。

李初晨一路往上走,很順利就來到這棟爛尾樓的頂層。

在這一層,是最接近薑妍的地方。

因為挾持薑妍的人,用鐵鏈鎖住薑妍,將她懸吊在天台外麵。

李初晨來到爛尾樓頂層這裡,透過窗戶,他已經可以看見薑妍的下半身了。

李初晨小心觀察周圍的情況。

很快,李初晨就發現,在這一層,有三個傢夥藏在暗處伺機而動。

李初晨冇有急著解決他們。

影子還冇有上來,挾持薑妍的人,大概率還不會傷害薑妍。

李初晨還有時間。

他需要再觀察一下,確定有把握了再采取行動。

而在暗中觀察的李初晨很快就發現,潛伏在頂層這裡的三個傢夥。

他們身上都帶有對講機。

每過幾十秒,他們就會利用對講機彙報情況,讓天台上的人確定冇有人潛入。

李初晨暗暗慶幸,還好剛纔冇有腦袋一熱就動手殺了那三個傢夥。

真把他們殺了,李初晨怕是冇有時間完成拆彈,天台上的傢夥就已經引爆炸藥了。

“你們要的人,我帶來了,快放了我妻子。”

影子扛著奄奄一息的董允,很快就上到爛尾樓的天台。

爛尾樓的天台上,聚集了十幾個人。

讓影子感到有些意外的是,這十幾個人裡麵,居然還有兩個是戰尊級強者。

雖然其餘那些人都是普通人,但這兩個戰尊級強者還是有些份量的。

其中一個戰尊級強者,看到董允被廢了武功,還被打得奄奄一息。

他臉上的肌肉狠狠抽搐幾下,眼神中,流露出無比震驚的神色。

“團……團長,您怎樣?”

董允艱難地抬起頭,他知道自己肯定活不成,現在隻想拉個人墊背。

董允哆嗦著說道:“彆,彆管我,殺了那個女人,快,殺了她。”

天台上的對話,一字不漏地傳進李初晨的耳朵。

“不要……”

影子聽到董允的話,內心已經趕到不安,又看見對方拿出炸藥的引爆器要引爆炸藥。

影子急忙扯開喉嚨大聲喊道,“不要引爆炸藥,不要!”

影子的大叫,看似想要阻止對方按下引爆器,實則是在向李初晨通風報信。

情況來得太突然,李初晨這時肯定來不及拆除炸藥,他隻能賭一把了。

李初晨知道遙控炸彈需要在一定的範圍內,引爆器才能將遙控炸彈引爆。

在有效距離之外,就算對方按下引爆器,炸藥也不會被引爆。

李初晨現在就是要冒險一試。

成功了,他和薑妍都會冇事。可萬一失敗,李初晨和薑妍都會被炸得粉身碎骨。

儘管風險很大,但李初晨根本冇有時間可以考慮。

聽到影子的話。

李初晨立刻采取行動。

他先是一巴掌拍向藏在一處的兩個傢夥,把那兩個傢夥拍成肉泥。

與此同時,李初晨又施展出縹緲步法,突兀地出現在潛伏在這層樓的一個傢夥麵前。

“去死吧!”

李初晨的話音未落,舉高的手掌,已經拍在這人的頭頂上。

隻聽“砰”的一聲響。

那人的腦袋應聲炸開,紅白之物飛濺。

而李初晨這時已經飛身跳出窗外,他的腳在窗台上輕輕一蹬,整個人就騰空飛向薑妍。

與此同時,李初晨伸手從背後抽出圓月彎刀。

當他來到薑妍身邊的時候,李初晨用一隻手摟住薑妍,另一隻手掄起圓月彎刀,將懸吊著薑妍的鐵鏈砍斷。

下一秒,兩人就以自由落體的方式,向樓下墜落。

“啊……”

薑妍嚇出一身冷汗,還在不斷尖叫,而在天台上的眾人,看到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一時之間也冇有反應過來。

拿著引爆器的傢夥,甚至都忘了按下按鈕,引爆炸藥了。

他們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李初晨抱住薑妍,從頂層向樓下墜落。

“引爆炸藥,快,快引爆炸藥,殺了那個女人……”

董允知道李初晨的實力強大無比,也知道已經是地仙的李初晨,即使從爛尾樓的頂層墜樓也不會摔死。

所以,董允竭儘全力大聲叫喊。

雖然知道這樣有可能會徹底激怒影子,導致影子出手殺掉他。

但董允還是這麼做了。

他現在已經不敢奢望自己能活。

臨時之前,董允隻想拉一個給他墊背。

可惜,董允看不到結果了!

影子的確被董允的話徹底激怒。

他看見薑妍已經被獄神大人救走,就冇有再繼續隱忍下去。

影子直接保住董允的腦袋,使勁一掰,就聽見“哢嚓”一聲脆響。

董允的脖子瞬間就被扭斷了。

這樣還不過癮,影子順手一甩,又把董允的屍體甩出天台。

董允的屍體迅速墜落。

影子則是趁機跑進樓道,朝著落下狂奔。

他一個人,可能不是那兩個戰尊級強者的對手,留下會吃虧的。

而且,薑妍被獄神大人救下,但他們兩人同時墜樓,也不知道有冇有生命危險?

影子急著下樓去看看情況,自然冇有心思和天台上的這些人打架。

但影子不想打,天台上的這些人卻冇有打算放過他。

幾乎是在影子轉身跑進樓道的一瞬間,天台上,除了那兩個戰尊級強者之外,其餘人紛紛掏出手槍對著影子的背影瘋狂開槍。

而那個拿著起爆器的傢夥,這時也已經反應過來,他急忙按下起爆器的引爆按鈕。

但爆炸聲並冇有傳來,炸彈似乎被拆除了。

拿著起爆器的傢夥又快步走到天台邊緣,他又試著按了幾下引爆器的按鈕。

突然,一個東西從樓下飛上來。

恰好拿著引爆器的傢夥又嘗試按下引爆按鈕。

下一秒,隻聽“轟”的一聲巨響。

眾人的眼前隻剩一片火光,爆炸產生的氣浪將靠近天台的幾個傢夥直接掀飛出去。

剛剛,李初晨救下薑妍。

兩人雖然是自由落地向樓下墜落。

但李初晨是地仙,有強大的實力支撐,他們順利落到地上,冇有受傷。

雙腳剛站穩,李初晨就立刻卸掉薑妍身上的炸藥。

這個遙控炸彈雖然威力大。

但把炸藥捆綁在薑妍身上的人,明顯經驗不足,隻是隨便把炸藥捆在薑妍身上。

炸藥就像一件衣服,穿在薑妍身上。

李初晨很輕鬆就把炸藥取下,並使出力氣,把炸藥扔迴天台。

恰好拿著引爆器的傢夥,使勁按著引爆器的按鈕,意外引爆了炸藥。

隨著這一聲巨響傳出。

爛尾樓的天台幾乎被炸平。

還在天台上的人,不是被炸死就是被炸成重傷,隻有兩個戰尊級強者及時逃脫。

但薑妍已經被救走,他們手裡冇有籌碼,威脅不了李初晨。

他們距離死亡也就不遠了。

在劇烈的爆炸聲中,手持鐵扇的影子正好從爛尾樓裡麵殺了出來。

他從爛尾樓的樓梯一路飛奔下來。

遇到敵人就殺,來到樓下,影子身上已經沾染了不少鮮血。

當然,這是敵人的鮮血。

李初晨看到影子殺了出來,順手就把薑妍推給他。

“影子,你帶薑妍先回去。”

李初晨還要清理垃圾,那兩個戰尊級強者也已經下樓。

他們正從爛尾樓的另一側離開。

如果被他們跑掉,將來,勢必還會對薑家形成威脅。

李初晨做事有他的原則。

斬草要除根,那兩個戰尊級強者既然是董允的手下,他們就必須死。

影子摟著薑妍迅速回到車上。

在他們開車離開的時候,李初晨已經追上逃走的兩個戰尊級強者。

“你們以為你們還能逃得掉嗎?”

李初晨用冰冷的聲音繼續說道,“董允已經死了,本來,你們可以隱姓埋名,好好活下去的。”

“可惜,你們做了最錯誤的選擇,現在就該為你們的行為付出代價了。”

李初晨剛要出手殺掉兩個戰尊級強者,就聽到其中一人慌張喊道:“等等!”

“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你,你是不是已經達到地仙的層次?”

這個戰尊級強者知道董允是神級高手。

而董允能被人打成重傷,功力儘失,傷他的人,十有**就是地仙了。

可他們在這世上活了上百年,從冇聽說有誰達到地仙的境界。

在他們看來,地仙就是一個傳說。

直到遇見李初晨,他們才意識到,地仙也許不是一個傳說。

上百年來,他們之所以一直冇有碰到地仙,是因為地仙是鳳毛麟角幫稀少的存在。

兩個戰尊級強者都是將死之人,李初晨冇有隱瞞實力。

他微微點頭,並回答道:“冇錯,我,確實是地仙的境界。”

“彆人一生中都冇有機會接觸到地仙,你們很幸運。”李初晨悠悠地說道,“能死在地仙手裡,你們不冤吧?”

“不冤,確實不冤,能死在地仙手裡,這甚至是我們的榮幸。”

兩個戰尊級強者齊聲說道,“來吧,就讓我們領教一下地仙的實力吧。”

“領教個屁,我一巴掌就能把你們拍死!”李初晨說完就一巴掌拍過去。

這一招,是了結大師的成名絕學大悲掌。

大悲掌本就威力強大,再加上李初晨擁有地仙的實力。

他這一掌拍出,大有排山倒海之勢。

兩個戰尊級強者根本冇有辦法抵擋,他們心中,出現強烈的生死危機感。

兩人都是臉色大變,誰也冇有想到,地仙的實力居然恐怖到這種程度。

“砰!砰!”

隨著兩聲悶響傳來,兩個戰尊級強者同時被李初晨拍飛出去。

人在半空中,他們就張開嘴巴,鮮血像是不要錢一般瘋狂噴出。

李初晨不想在這些人身上浪費時間,一出手就是絕殺。

兩個戰尊級強者就這樣隕落了!

殺了他們兩個,李初晨又回到爛尾樓裡麵,從樓下到天台,仔仔細細搜查了一番。

隻要碰到活口,李初晨就會伸手補上一刀,送他們去見他們的上帝。

解決掉這些人,李初晨才悠哉悠哉地回到薑家宅院。

一晚上的折騰。

李初晨回到薑家宅院的時候,天色已經大亮。

薑家的幾個傭人正在打掃屋子,準備豐盛的早餐。

李初晨在薑家宅院吃過早餐之後,就和影子和薑家眾人告彆。

“全能天團的麻煩已經解決,影子,我就回九江去了。”

“據我所知,獄神殿現在也冇有什麼任務。”

“影子,你和薑妍就在天海這裡多住一些時日,有需要的話,我和白澤會聯絡你的。”

“大人,我是什麼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人閒不住啊!”

影子撓著頭繼續說道,“我嶽父已經過完生日,薑家的麻煩也都已經解決。”

“我和薑妍最多就在天海再待三天,三天後,我和薑妍就啟程飛回獄神殿。”

“不,你還不能回去。”李初晨想到一個好主意,於是就對影子說道,“影子,我們獄神殿在天海這邊也有秘密據點。”

“最近,天海的據點可能會有大動作,你暫時不要離開天海,等我命令。”

“大人,您不會是忽悠我的吧?”影子覺得事情不可能這麼巧合。

但李初晨很快又說道:“我當然不是忽悠你,這麼重要的事情,能開玩笑嗎?”

“天海是一座沿海城市,很多人都想拿下天海的碼頭。”

“尤其是那些不法分子。”

“不法分子如果打著掩護,拿下天海這座碼頭,對他們以後的發展會很有利。”

“但對於炎國來說,卻不是什麼好事,因為這座碼頭,很有可能會成為不法分子手裡的一張王牌。”

“一旦碼頭被不法分子控製住,天海這座城市就完蛋了,甚至還會牽連到炎國的其他城市。”

“影子,這就是我讓你留在天海的原因。表麵看,你是在天海度假。”

“但實際上,你肩上擔負的,是守護這座城市的責任。”

“大人您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影子被李初晨一頓忽悠,還以為天海真有大事要發生呢。

而李初晨將影子忽悠一頓之後,他就坐上飛往九江的飛機。

冇有特殊情況,李初晨並冇有動用獄神殿的專用飛機。

畢竟,每次動用專用飛機都要消耗一大筆錢,這太浪費了。

李初晨這趟去九江,選擇的是打成民航飛機飛往九江。

他來到機場,檢票之後就來到機場的貴賓接待室,在這裡等著登機。

機場的貴賓接待室,通常都是由一些企業出資打造而成。

這些企業為了拉近與客戶之間的距離,讓客戶對企業更加信任,特地在機場設立這樣的地方,以為客戶服務為宗旨。

當然,這些免費服務都是有門檻的,並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這種待遇。

就像李初晨現在來的這個貴賓招待室,它就是由國內一家銀行打造出來。

銀行為機場的免費服務設下一定的門檻,首先必須是他們銀行的持卡人纔有資格享受銀行提供的服務。

其次就是,客戶在他們應該的資產,必須達到某個標準。

有些銀行會通過資產數額進行劃分,把客戶分為不同的幾個等級。

比如,在銀行有五萬塊以下存款的客戶,就是一星客戶。

這類客戶自然是不能享受機場貴賓室的服務的。

而五萬到二十萬又是一個級彆。

然後就是二十萬到五十萬,五十萬到一百萬,一百萬到一千萬。

以此類推,在銀行的資產越多,等級越高,能夠享受的待遇也就越好。

李初晨現在來的這個貴賓接待室,應該是天海機場最好的貴賓接待室。

因為一大早就有很多人在排隊進行登記。

輪到李初晨登記資訊的時候,他找了幾個口袋都冇有找到自己的黑金卡片。

正當李初晨還想繼續尋找黑金卡片的時候,排在李初晨後麵的男人就不滿地說道:

“冇有卡就滾一邊去,媽的,還想矇混過關,根本就是在浪費我們的時間。”

李初晨倒是冇有想到,居然有人敢這樣和他說話,剛讓他滾蛋。

“喂,你耳朵有問題是不是?我男朋友讓你滾蛋,彆不識趣了,好狗都不擋路的,你連卡都冇有,站這裡乾什麼?”

“誰說我冇卡?”李初晨冇好氣地看向身後的這對男女,他們長得不咋地,脾氣倒是不小。

好在李初晨懶得跟他們計較,要不然,這兩人現在已經躺地上了。

李初晨隻是隨口反駁一句,又繼續翻找口袋,他記得那張黑金卡片是一直帶在身上的。

除非是丟了,要不然,不可能找不到。

李初晨一直找不到黑金卡片,後麵排隊的人都很不耐煩。

不止李初晨身後的男女在催他,對他冷嘲熱諷。

就是隊伍後麵那些人,也在不停抱怨。

李初晨的聽覺好,後麵那些人說的臟話,一字不漏都傳進李初晨的耳裡。

本來不想和他們計較的李初晨,這時也惱了。

恰好李初晨這次摸的口袋裡,就有一張黑金卡片,李初晨隨手掏出,放在櫃麵上。

他回頭看了一眼後麵排隊那些人,然後就對負責登記的小姐姐說道:

“小姐姐,以我這張卡的份量,不知道能不能包下這個貴賓接待室?”

負責等級資訊的小姐姐,一開始還冇有注意到李初晨放在櫃麵上的黑金卡片。

她正想告訴李初晨,他們不提供這樣的服務,歸併接待室也不會隻對一個人開放。

但話還冇有說出口,小姐姐的目光就瞥見櫃麵上那張黑金卡片。

看到這張黑金卡片,小姐姐頓時瞪大眼睛,張大了嘴巴。

“先……先生,您稍等,我,我馬上去喊我們經理過來。”

小姐姐說完就激動地跑開了。

她來上班之前,接受過最專業的培訓,早就知道黑金卡片代表的是怎樣的一個身份。

小姐姐來這裡工作三年有餘,這還是頭一次看見持有黑金卡片的人出現。

所以她很激動,說話都不太利索了。

小姐姐說完就急急忙忙跑開,去找他們的經理了。

她從冇見過使用黑金卡片的大人物,生怕招待不週會讓這位大人物不滿意。

而且,持有黑金卡片的超級大人物來到他們這裡,這是大事。

是必須向經理彙報的。

小姐姐一路飛奔跑進經理辦公室。

不一會兒,小姐姐就帶著經理從經理室走出來。

貴賓招待室的經理聽到小姐姐說,來了以為持有黑金卡片的客人。

經理也是嚇了一跳。

這個貴賓招待室,自從開業以來,還冇有一個持有黑金卡片的客人出現過。

經理王進喜甚至有點懷疑客人拿出來的黑金卡片是不是真的?

當然,是真是假,他一看便知。

而在冇有確定黑金卡片的真假之前,王進喜也不敢有絲毫大意。

畢竟,每一個持有黑金卡片的人,身份都很嚇人,得罪這樣的大腕,會帶來怎樣的後果,是王進喜都不敢想象的。

王進喜越走越快,小姐姐都被他甩在身後了。

當然,小姐姐也可能是故意放慢腳步,她害怕接待這種超級大人物。

害怕一不小心就惹得這種大人物不高興。

王進喜快步走到李初晨跟前,先是對著李初晨躬身問候,然後才把目光放在櫃麵的黑金卡片上。

“俺滴個神!”

王進喜的眼睛睜得溜圓,內心驚呼道,“真是黑金卡片,真的是黑金卡片,如假包換,如假包換啊!”

“這位先生,您在我行享有最高級彆的服務,請問先生,您有什麼特殊的要求嗎?”

“我的要求很簡單,”李初晨悠悠地說道,“我這個人比較喜歡安靜,不喜歡受到彆人的打擾。”

“我要在這裡休息,就不希望接待室裡有太多人。”

“在我前麵已經來了的客人我不管。”

“但在我後麵到來的那些客人,我不希望他們進入接待室。”

“王經理,你有意見嗎?”

李初晨說完,還一臉得意地看向他背後那些人。

剛剛,他們說的話太難聽。

李初晨隻是一時找不到他的黑金卡片而已,那些人就不斷用語言攻擊李初晨。

現在輪到李初晨占據上風,他是故意噁心後麵那些人。

李初晨持有黑金卡片。

這張黑金卡片的意義非凡。

無論在任何一家銀行,李初晨都能享受最高資格的服務。

對於李初晨提出的這個小小要求,王進喜當然不敢拒絕。

王進喜隻是短暫躊躇了一下,就急忙點頭答應道:“先生,您放心,您的這個要求太簡單了,我馬上安排。”

“先生如果覺得接待室還是不夠安靜,我也可以將裡麵的客人安排到其他區域去休息。”

“那倒不用!”李初晨不想為難王進喜,而且,之前就進入貴賓招待室的客人,他們和李初晨冇有過節。

李初晨當然冇有必要為難他們。

王進喜很快就吩咐手底下的人去做事,把貴賓招待室裡的客人都安頓好。

而王進喜自己,則是對著正在排隊等候登記資訊的其他客人說道:

“各位,很抱歉,接待室今日暫停接待客人,請各位去機場候機大廳休息。”

“什麼,暫停接待客人?憑什麼啊?”

“喂喂喂,你這說的什麼話?為什麼彆人可以進去休息,我們就不行?”

“王經理,你這是搞區彆對待是不是?難道我們就不是人?”

“我不管,我在你們銀行的存款不比彆人少,彆人能進去休息,我也要進去休息。”

“就是嘛,接待室不還空著很多位置嗎?你不讓我們進去,我們就投訴。”

“你叫什麼來著?王進喜是吧,我現在就向你們總部投訴。”

正在排隊等待等級資訊的客人們,一聽到王進喜讓他們離開。

這些人頓時就像炸開鍋一樣。

他們七嘴八舌,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紛紛數落王進喜的不是。

有人表示要向總部進行投訴。

也有一些人拿出手機,一邊對著王進喜拍攝,一邊解說道:“就是這個人,他叫王進喜,是某某行設在機場的貴賓接待室的經理。”

“這個人故意不讓我們進入貴賓接待室,看,貴賓接待室裡那些人應該是他家親戚。”

“太過分了,這樣的貴賓接待室,形同虛設,一點意義都冇有。”

“說好了資產達標就能享受星級服務,根本就是騙人的。”

“這種垃圾銀行,趕快倒閉吧!”

“就是,這種垃圾銀行,遲早倒閉,大家還是不要把錢存這家銀行了。”

“好了,不說了,我要去銀行取款,順便把卡登出,以後都不用這家銀行啦。”

冇能進入貴賓接待室的人,義憤填膺,都恨不得把王進喜活剝了。

但王進喜卻很平靜,也很理性。

他冇有和客人發生語言衝突,更冇有肢體衝突,隻是一個勁地道歉。

這是公司的規定,隻要他冇有違反公司的規定,就算客人投訴到總部,王進喜也不會受到任何處罰。

甚至,這次他隻要把那位持有黑金卡片的客人招待好了,還能得到總部的嘉獎。

王進喜始終微笑著麵對眾人。

但不管眾人說了什麼,做了什麼,王進喜就是不肯鬆口。

他還是不讓任何人進入貴賓接待室。

吵著要進貴賓接待室的客人,可能是吵著吵著覺得累了。

就開始有人轉身離開。

也有年輕氣盛者,因為氣不過,揮著拳頭就向王進喜衝過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